中山霸球阀门诗人余光中辞世,他仅用20分钟写出《乡愁》,打
2018-11-26


余光中一生思考着生命的始终,明知宿命般的结局,却依然要与永恒拔河。1966年,不到四十岁的余先生写了《当我死时》。

诗中,他想到生命的终结是返乡,回到最初的本身,踏上当年的故土……

当我死时

余光中

当我死时,葬我,在长江与黄河

之间,枕我的头颅,鹤发盖着黑土 

在中国,最美最母亲的国度

我便坦然睡去,睡整张大陆

听两侧,安魂曲起自长江,黄河

两管长生的音乐,滔滔,朝东

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

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,满足地想

畴前,一其中国的青年曾经

在冰冻的密西根向西瞭望

想望透黑夜看中国的黎明

用十七年未餍中国的眼睛

饕餮舆图,从西湖到太湖

到多鹧鸪的重庆,取代回乡

——1966年2月24日卡拉马如

余光中的诗与人生

很多人对余光中的印象源于20世纪后期的《乡愁》。一枚小小的邮票,一张小小的船票,一方矮矮的宅兆,一湾浅浅的海峡。事实上,余先生的乡愁早已贯穿整小我私家生、整个诗文创作。

年轻时,余先生因为对外国文化的向往而选择主修外文,又屡次去往美国留学和讲学。美国文学与文化对他影响愈深,乡愁也像魔豆般在心底滋长。改日思夜念的故乡,是再回不去的故土,深邃的中国文化,已逝的美好,精神的栖所。

余先生一生漂泊,从江南到四川,从祖国大陆到台湾,求学于美国,任教于香港,最终落脚于台湾高雄的西子湾畔,多年来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艺术的熏陶研习,让余先生在中西文学界享有盛誉,往返于两岸多国,却依然从未有过“归属感”。他诗文的主题,多离不开“离乡”“乡愁”“孤傲”“死亡”,读他的诗,迎面而来的是一种入骨的苍凉与顽强。

“童年的天空啊,看不见鹞子,看到的是轰炸机”。战火中一路避祸的童年,是“乡愁”萌发的最初土壤

几次逃亡,数次离乡,一如他本身称作的“蒲公英的岁月”。诗人的寂寞,文人的孤傲,余先生一人占尽。他孤傲着本身的孤傲,贯穿时空,延展开来,却在今世无处落脚。

1973年,余光中应邀到台湾清华大学给传授们讲演,当他朗诵本身的新诗“星空非常希腊”一句时,一位听众忽地站起来,劈头说:“你这诗欠亨,希腊是名词,怎么可以当形容词?而且崇洋媚外,中国天空也有蓝的,形容蓝天为什么必然要找外国?”余光中愣住了,缓过神来,锐词相讥,说文学不是方程式,不懂就不要乱说。

当你的女友已改名玛丽,

你怎能送她一首《菩萨蛮》

多年来,余光中的乡土诗一直受到海峡两岸读者的喜爱,著名的《乡愁》更是耳熟能详。几多年来,这首引起海峡两岸读者内心共识的诗,在差此外场合被差此外人重复传诵着。

余光中在2004年曾作客文陈述请示,接受文陈述请示记者陈熙涵专访时,回忆起当年写这首诗时的心境,时光流转,好像近在眼前。他说:“写《乡愁》,我用的是孩子的视角,一种近乎童话的天真。我想,做一个诗人应该怀着广泛的同情。不设防、不世故,好的诗人应该一辈子天真,在这种前提下,所有的比方都成为可能。”

好的诗应该是深入浅出的

“掉头一去是风吹黑发,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头。”

回忆起上世纪70年代草创作《乡愁》时的情景,余光中低首覃思,他说:“其时,跟着日子的流失,我的怀乡之情便日重,在分开祖国大陆整整20年的时候,我在台北的旧居内一挥而就,仅用了20分钟写出了《乡愁》。”

余光中说:“我写诗凡是不是很难懂,凭据中国传统的观念,好的诗应该是深入浅出的,即使你有很高妙的思想,文字也该是透明的。”

对付此刻的新诗,余光中有着本身的看法:“新诗写得任性,句子不是太长,就是随意分行,太写自我,与读者、整个民族没有共通之处。这也许是它没落的一个主要原因。”

乡情怯怯,只怕是找得回蒲扇再找不回萤火